Envy-papa

【佐莎/RR】意乱不情迷 番外 :瑞雪兆丰年(?)

因为太冷而衍生的无聊脑洞。 微量刀,慎点。 番外而已,不影响主线剧情(如果还会有主线剧情的话……)。 ========== 这几天莉莎一直待在江南。 她难得请假,莱·马斯丹大笔一挥,准了。没人管的猴子又当回了大王。这段时间大家的工作都挺诚恳,助理小姐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非常得体地消失一段时间,让这群雄性生物如逢大赦地放松放松。张弛有度是她信奉的原则,莉莎·福艾抿一口陈年的白茶,也就任凭微信群里各种荤素段子搅得天翻地覆也没再理会。 她在矮山密林中的一家小众精品酒店里住着,这几天着了凉,咳嗽又鼻塞,头昏脑涨。酒店从古老的江南民宅改建,围着中庭院落疏落地种着不同品种的乔木,有些垂着枝桠钻到游廊里来。今年的江南格外冷。即使外国待久了,莉莎也还是没有习惯这种掀开皮肉钻进骨子里的寒冷。开始下雪了,刚开始是雨夹雪,后来摇摇簌簌地越来越大。天气阻挡了不少的客源,山野寂寥,四下无人,莉莎更像是滞留在这里。 莉莎披着毯子窝在沙发里翻老书,温热的茶水啜饮下去后,熨服妥帖地流经五脏六腑,渐渐便困了。天色如黛,大堂休息区的炉火烧得屋内暖意融融,管家点了灯,她和衣斜躺,枕着绵软的灯光沉沉睡去。 她梦见自己牵着一个小男孩,穿过一扇又一扇的矮门,最后迎来满眼皑皑。她蹲下来给男孩整理围巾,男孩的脸蛋通红,埋在围巾里的半张小脸扬起来对她咧嘴一笑,软乎乎的神情惹得她心生怜爱。正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,有人拦在跟前絮絮叨叨地说了些什么,然后侧身相请。莉莎顺着方向望去,越来越猛烈的风雪模糊了她的眼睛,但仍然能隐约感到一个黑发的男子正深深地凝视着她,目光里混杂着喜悦、歉意和哀伤。 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场景一下子刺痛了她。 那人正欲迈步向她走来,还没走稳便一头栽进深雪里。她下意识地想要扑过去,却被小男孩拽住了手。他张了张嘴,缓慢又重复地吐字:“对不起。” 附近古寺传来隆隆钟鸣,穿过梦里梦外相似的风啸抵达耳边。莉莎辗转醒来,手机震颤得排山倒海。有她在工作群里躺着好几个视频。KTV包厢内光斑疯狂旋转着,音响震耳欲聋。莉莎看了下手表,这才6点,然后默默地把罪证全收藏下来。视频是菲力发的,这倒霉孩子估计是手滑发错群,急急忙忙地想逐一撤回。莉莎好笑,发了一段语音截住:“别撤了,全看到了。”撤回的动作立刻戛然而止。 视频主角清一色是撩开大衣手插裤袋的莱·马斯丹。屁股坐了高脚转椅的半边,眉头滑稽地绷着,点唱的还都是逼格满满的粤语歌,唱得磕磕碰碰,发音倒勉强算得上准确。炉火烧得有点闷,莉莎·福艾起身去透气,手搭在门扣时,残留的梦境立刻覆了上来。门洞一开,只看见山林茫茫,雪花纷飞,天地一时之间白了头。 唯愿在剩余光线面前 留下两眼为见你一面 仍然能相拥才不怕骤变 但怕思念 唯愿会及时拥抱入眠 留住这世上最暖一面 茫茫人海取暖渡过 最冷一天 孤寂的积雪从树冠滑落,在静悄悄的庭院里拢起大大小小的盐堆。马总的音色平平,但平心而论尚算耐听,藏着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温柔——大概真的在认真唱,粤语情歌又写得入骨婉转,于是从平时的轻佻浮夸中生生剥出用情至深来。 福艾原地怔住,一股奇异的似曾相识的情绪涌上心头。人类大脑的机制很奇怪。梦里的那个场景,那个远远凝望她的眼神,像为藏匿秘密的特制墨水渐渐淡了痕迹,再回想,竟什么都没有余下的了。 莉莎倚着门框把歌给听完。在此之前的很多个最冷一天,福艾走走停停,从不留下。其实她有蛮多贴心的好朋友,只是依然喜欢独自生活,也不得不如此。驯服了孤独多年后的这一刹那,梦醒后的荒野的冷清和噼啪作响的柴火,衬得这份高贵的孤独有点落寞和遗憾。 人总归是要吸收些烟火气,不然迟早把自己给高冷死。好友瑞贝卡常常敲打她。 她拨通了莱·马斯丹的电话。那边的背景音静得可怕,企图要抹杀一切有关KTV的声音证据,对方屏息了一阵才小心翼翼地做开场白,助理小姐也不拆穿:“马总,我明天回来销假,跟您说一声。” “不用着急回来,再多玩几天。”马总力挽狂澜。福艾正想拒绝,不小心岔了气,忍不住咳嗽了几声。马斯丹关切地问:“感冒了?” “嗯。” “原来你那边下大雪了。”莱翻了翻天气报道,有点担心:“还好吗?” “还好,谢谢。”莉莎抽了抽鼻子。 马总沉吟了几秒:“这样吧,周五爱德华要参加时尚盛典的红毯秀,就在那边附近。最近事情也差不多,大家都过去转转过个小周末,顺便和你一起回来。” “????” 莉莎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见法尔曼把票全部订好了。这是从没见过的电光火石,手起刀落。 “一个人看江南的雪,总觉得有点寂寞。” 这个人总有不切实际的浪漫。即使知道这是顾左右而言他,莉莎也是心里一暖——“大伙儿的路费是由马总赞助吗?” “当然不……遗余力了。” 背景声终于被爆发的欢呼覆盖。无视组织纪律,先是早退,后又打算集体翘班,而且由老大带头消极怠工,这一桩桩一件件,还真反出风格和水平来。助理小姐还能怎么办,当然选择原谅啊。 至于要不要秋后算账,莉莎·福艾还是能行使点裁量权的。 管家过来添茶,看了眼门外说:“很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。”随即把音响再调大了些,类似的旋律潺潺流出,歌词略有不同,原唱的那个人温柔、安静 ,轻柔得像翩翩美少年在耳边呢喃。 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 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 即使在冰天雪地的人间 遗失身份 “您还要继续住下吗?” “是的。”莉莎把瓷杯端在唇边,笑意和煦:“有人要来。”
2018-12-12
© Envy-papa | Powered by LOFTER